凉糯糯

就是一条咸鱼啦

MY VILLAIN LIFE9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




Episode9·游戏开始




    “喂,半边混蛋!”


    “工作中请叫我焦冻,爆心地。”


    “啧,少废话,关于这个案子我们手里的资料有多少?”爆豪胜己不耐烦地皱了皱眉。


    “这个案子有点棘手,有关情报很少,而且有几个比较蹊跷的地方。”轰焦冻翻开手中的资料,里面只有几页纸,“首先就是这个组织的作案风格。”


    “他们作案时间没有什么共同点,地点都是在东京,连续性作案,而且每次都会提前十二个小时放出预告视频。”轰焦冻指了指资料上的图片,是预告视频上的截图,屏幕上的人带着面具和兜帽,面具与信上的图案一样。


    “那就是说是个愉快犯?”愚蠢至极,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给老子增加工作量。爆豪胜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那封信呢?之前有过吗?”


    “别那么急。第二个奇怪的地方就是,他们作案三到五次就会突然销声匿迹,找不到任何线索。不知道这种周期性犯案代表什么。”轰焦冻停顿一下,“也有可能是在有人开始着手调查的时候立刻停手。”爆豪胜己盯着桌面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
    “还有,在这个组织活跃的这段时间,敌联盟的活动突然减少,不清楚是不是声东击西,敌联盟的动向也要注意。”


    “最后一个,就是那封信,之前的四个周期,没有这样的东西,预告里的人也没有自报家门过。但是……‘爆杀王’这个名字,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吧……”轰焦冻合上资料架,抬眼看着爆豪。现在他红色的眼睛里暗沉沉的,安静的像一潭没有任何波纹的湖水。


    轰焦冻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,他叹了口气:“我们现在能确定的是,我们中了,对方既然是冲着你来的,那就暂时不会停手。这是第五个周期,一定要抓住他们。”轰焦冻说什么也没怎么听清,爆豪胜己现在脑子里乱七八糟,敷衍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
    而另一边,绿谷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东西,一边对身旁的命说:“谢谢你,操感君,多亏了你,我的计划快成功了!”


    命揉了揉茶金色的头发,浅棕色的眼睛抬眼看相绿谷,嘴角扬起一个无奈的微笑,“今天要去见他们吗?”命指的是敌联盟的人。


    “嗯,时机成熟了啊。”绿谷穿好正装,打好领带,“你也要一起吗?”命点了点头,跟在了绿谷身后。




    “啊!出久君来了!”渡我被身子见到绿谷扑过去抱住他,绿谷出久拍了拍她的头,而渡我则无事了命向他投来的杀人的眼神,顽劣的对他做了个鬼脸。


    “喂,你给别人添麻烦了啊。”杏提着渡我的领子把他从绿谷身上拉开,向绿谷打了声招呼。


    “两个人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呢。”杏和渡我无论个性还是性格,都有那么一点相似,因此成了要好的朋友。绿谷看了一眼两人说笑的样子,苦笑一下,转向吧台,今天死柄木不在,绿谷便对着黑雾说到:“黑雾先生,爆心地开始着手调查了,那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


    那么,游戏就开始了,小胜。

暖贴上画一个阿七

温暖∠( ᐛ 」∠)_

两百fo了!!!感谢各位小天使们!❤️

今后我也会努力加油的!

开始快乐点梗吧!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

马上就200fo了,到时候来发点梗吧(*≧ω≦)

MY VILLAIN LIFE8

※人物設定來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書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設定和故事走向請移步查閱。




Episode8·命的爱恋




    我十六岁时,遇到了一个少年。


    英雄杀手的想法吸引了我,驱使我走进了那件破旧酒吧的门,但是走进去后,我心里又开始打起了退堂鼓,眼看气氛变得紧张,我想借机离开了,这个时候那个绿色头发的少年站出来试图缓和气氛。


    他笑得很正式,就是那种营业式微笑,看着很假,当时我的第一想法是:哇,这个人有点可怕。他或许是察觉到我的防备,摊摊手对我笑了,这次倒是带着一丝无奈和疲惫还有亲切,让人觉得,舒服得多,像是一个人会露出的表情。


    他穿的很正式,墨绿色的衬衫,黑色的马甲,领带打得端端正正,手上套着黑色的半掌手套,黑色的皮鞋也打理地干干净净。脸还是稚嫩的娃娃脸,脸颊上还有淡淡的雀斑,身上却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成熟,明明是很违和的画面,放在他身上却让人觉得无比自然。


    “他伏于黑暗之中,又想染指光明,绿色眼眸中的那一点光芒,仿佛可以将人拖入最黑暗的深渊。”


    我打消了离开的念头,向他点了点头,一边那个叫渡我的小姑娘又拉住他问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。


    “A crazy girl.”他注意到我的视线,比了一个口型。


    “他看着我,而又好像在透过我看像一个遥远的地方。”




    后来我知道,他叫绿谷出久,比我小一岁,但我还是喜欢在称呼他时加敬称,他好像不习惯这样的称呼,让我直接叫他绿谷,或者像渡我那样叫他出久君,我叫他绿谷君。我觉得他是个温柔的人,因为他喜欢小黑,他对它很好。喜欢乌鸦的人没有坏人。


    有一天,我替黑雾先生给绿谷送东西。那门内的光景着实令我吃了一惊。“脏乱”。这是我心里想到的唯一一个能用来形容这个房子的词汇。昏昏暗暗的房间里,几乎没什么生活的气息,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,看不清地上是什么东西,难以落脚。而这乱七八糟对面有一扇虚掩着的门,我探身进去,绿谷正蜷在床铺的一个角落里,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就如同全在母亲腹中安眠的胎儿一般。他很没有安全感——他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穿着长袖。


    我把东西放下,帮他简单打扫了房间。地上好多空掉的泡面盒子,他都没有再好好吃饭的,难怪他看起来那么瘦。明明待人接物的方式那么成熟,但生活方面简直就是小孩子。打开冰箱,里面也没有什么正经食物,只有一些便利店买的便当还有,一堆泡面。


    到底是有多喜欢泡面啊,而且还都是猪排口味的……虽然我也很喜欢啦。


    但是还是要好好吃饭!


    绿谷醒来的时候大概是中午了,迷迷糊糊的走出来,大概还没睡醒,软绵绵的问了一句:“妈妈?”


    “我可不是妈妈哦,绿谷君。”我见他出来,起身准备去盛饭,“我替黑雾先生送东西,顺便帮你打扫了一下房间,炒了一点小菜。”他愣了一下,等事项时想起了什么一样冲向另一个房间。我知道那个房间,我进去过,那里是……


    “请放心吧,那个房间我没有动过,毕竟很干净了。”其实当初看到房间里的神龛,上面摆着的照片,还有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却没有一丝生气的状况,我心里差不多明白了。


    那是很重要的房间。


    “来吃饭吧绿谷君。”我摆好饭菜,帮他拉开椅子,他盯着桌上的饭菜,咽了口口水,呆呆地挪到桌前坐了下来,夹起菜放进嘴里,咽下去,嘴角稍稍抬了一下,眼睛直直的盯着饭菜:“好吃。”


    “那我以后也经常帮你做饭好了?”看着他那双眼睛,这句话就这么从我嗓子里漏出去了。这便是我沦陷的开始。


    “会不会太麻烦你了?”他思量片刻,抬起那双绿色的大眼睛。


    “不会的,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,两个人一吃的话,饭也会变得好吃起来的。”


    “是嘛……嗯,那,就拜托你了。”他腼腆地笑了。“话说回来,你是怎么学做饭的?这么好吃。”


    “我父亲教我的。”


    “诶——你父亲还蛮顾家的嘛,不想我爸爸,我都没怎么见过他。”


    “没有的事啦,何况,我父亲他,他已经死了。”


    “啊,抱歉……”


    “没关系,都是以前的事了。”




    从那以后我经常帮他做饭,有时候没办法去他家,就会帮他做便当,或者让他来我家吃。但是相处的这好几个月里,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他,我越来越爱慕他,对他越陷越深。同时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但是他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变化,依旧会在吃完饭后一脸幸福地说:“不愧是操感君!做的饭就是好吃。”然后对我讲她遇见的人,碰到的事,我听着,我看着。对那感觉他的一切里我都是那么遥远。


    他的眼睛里总是注视着一个遥远的地方。“透过我看到的人,是谁呢?”【1】这个问题就像梦魇一样缠绕着我。“期待是一种半清醒般疯狂的燃烧,焦灼的灵魂幻想自己活在未来。”我期待着,我期待那些只是我的错觉。


   有一天,我在整理他的房间时,轻盈飞舞的一枚纸片随着尘埃落下【2】。那是一张照片。一个金发的少年。我终于明白了,他透过我看着的是谁,那充满黑暗的眼中闪着光的是什么。感觉一切幻想全都破碎了。我做什么都是徒劳的。为什么我就不行呢?【1】


    三年间,我用个性和小黑帮绿谷查探,不如说是窥探那个金发少年的生活,他掌握的情报越多,我心中的空洞就越大。那个少年在不断成长,傲慢与自尊可以成为他的代名词,他在不断磨练自己,让自己成为优秀的英雄。同时,绿谷也在成长,逐渐变得圆滑,令人捉摸不透,让自己成为优秀的敌人。他深知也在锻炼身体,他说:“要变得像小胜一样的话,要锻炼身体,变得更强!”


   小胜?小胜是谁?是那个傲慢的金发少年吗?变得像他一样?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绿谷就是绿谷啊。我突然回想起来,绿谷要取敌人名的时候,他说,我已经有想好了,就叫“爆杀王”。是啊,我当初就该想到的啊,那个少年的个性是爆炸,那,这个名字,也与他有关……


    可是,无论你是属于谁的都好,我会一直爱着你。【1】




【1】「私の奥に誰を見てるの?」透过我看到的是谁?


「どうして私じゃダメなんだろう」为什么我就不行呢?


「誰のものでもいい  あなたを愛してる。」无论你是属于谁的都好,我会一直爱着你


    ——choose me




【2】「はらり舞った紙一枚  埃と落ちゆく」轻盈飞舞的一枚纸片,随着尘埃落下


    ——梅花话谭


———凉某人的碎碎念———

夹带了点私货,因为这几个歌词真的很戳

啊,我已经不行了,颈椎痛死了,各位我要去二次元了

MY VILLAIN LIFE7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

Episode7·梦,该醒了




    绿谷出久学会了嫉妒。


    原因是爆豪胜己。


    趁着之前死柄木破坏雄英大门,他溜进了爆豪胜己的教室,在他位置边安了一个监听器和针孔摄像头。每天都在观察他还有他的同学们。但他慢慢发现,爆豪胜己,他变了。


    而在体育祭时绿谷出久更明显的看出了他的变化。他把雄英体育祭直播中与爆豪胜己有关的全都录下,一遍又一遍地回放,他在台上狂傲的宣言,华丽的战斗方式,与轰焦冻的激烈决战,还有最后被绑在柱子上的那一段……他一次又一次将对手毫不留情地击倒,小胜没有变,依旧是那么渴望胜利。但是,他还是变了,他比以前收敛了,放到从前,他一定是会笑着说出那句宣言的,但他没有这样,他认可这些对手们,他开始正视对手了。雄英高中,这个强者如云的地方给他带来的变化,无论多么细微,全都刻在了绿谷出久的心里。明明自己十几年来什么都能没能改变,而几个刚刚认识一段时间的人却让他变了。


    嫉妒。嫉妒。嫉妒。


    他想闯入爆豪胜己的生活,想把他的人生弄得乱七八糟,想给他深深地打下属于自己的印记,他想占有他,他想让爆豪胜己……


    “想不想做一场醒不来的梦?”“嗯。”


    “活着是一件怎样的事呢?”“谁知道呢。”


    “活着的人很恐怖吧?”“或许是吧。”


    “去相信触碰不到的事物什么的,据说是笨蛋才会做的事。”“谁知道呢。”


    “你只需要在梦的终点沉睡就好。”“嗯。”


    绿谷出久睁开双眼,那空荡荡而又熟悉的天花板让他心里发慌。


    结果梦还是会醒来的嘛……




    后来的英雄杀手事件过后,斯坦因的思想吸引了不少潜伏在黑暗中的人。绿谷走进酒吧长呼一口气,他给人的感觉变了很多,深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马甲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他看起来成熟了很多。他坐到吧台前,把帽子摘下来丢到吧台上对黑雾一笑:“黑雾先生,来杯马提尼。”


    “然后呢?义烂先生什么时候带人来?”绿谷松了松领带。“不会要放鸽子了吧?”


    “不知道,但是那家伙不会食言。”死柄木摆弄着手里的手机,很不走心地回答。


    杏凑到绿谷身边提着他的外套领子,没好气地说:“绿谷你过这么严实,不利于伤势恢复啊。”自从上次帮他复原了手臂,杏就不由自主地开始为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孩操心——绿谷出久他太不懂得爱护自己了。他脱下绿谷出久的外套,让他把上衣脱了。


    “嗯……恢复得还可以,但是还是要小心一点,别让伤口感染。”杏抬头看了一眼绿谷,再看看他的伤口,皱皱眉头,“你直接让我帮你再生不就好了,还不会落疤。”绿谷笑了笑,以前杏这样说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微笑。他不希望杏帮他再生,因为身上那一块块的伤痕,能让他清晰地感受到,自己还活着,也能让他记住,自己在为什么而活。如果连这些东西都失去了,那又要怎样证明,自己是活着的?又怎么知道,自己是谁?


    绿谷重新穿好衣服,接过黑雾递来的酒杯,道声谢,刚抿一口,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,告知客人的到来。三个人影从昏暗的廊道踏入,使这个本来就不大的酒吧显得有些拥挤。


    “啊哈~是浑身都是手的人!”一个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你们是斯坦大人的同伴对吧?对吧!”


    “虽然在照片上见过,但是近看还真是令人作呕的一张脸啊。”


    “……”剩下的一个人没有说话,他站在一边,细细地打量着周围。


    义烂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来人——渡我被身子、荼毘、命——但死柄木明显不满眼前突然出现的让他讨厌的人,绿谷便在死柄木准备轰走他们之前,按住了他的肩膀,摆出了标准的营业式微笑,向他们表示欢迎:“呀,欢迎你们,从今往后,就请多多多关照了,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。”


    “我们好好相处吧,诶——那个,出久君!”渡我被身子拉住绿谷出久的手非常兴奋地上下晃了几下,绿谷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。与之相反另外两个男人倒是很冷淡,荼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把目光别向了别处,命则盯着绿谷,脸上写满了警惕。哎呀这种表情他可熟悉了,绿谷出久摊摊手,对他笑了——“这是小胜最讨厌的表情”。


    “不用那么紧张哦,放松点。”绿谷又被渡我拉住开始不停地问问题。命则盯着他发起了呆。


    他明明是在黑暗中生存的人,脸上的笑容却像是光,与这黑暗格格不入。但是那是因飞蛾扑火的光,诱人而危险,一旦陷入,便再也无法回头。微弱的光逝去,仅剩下空虚和黑暗。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,生活在黑暗中的人。命是这样评价绿谷的。


————凉某人的碎碎念————

终于把自己的大儿子端出来了啊

问你们一下哦,你们看my villain life的时候喜欢严肃黑暗压抑一些的风格吗?

能不能接受偶尔欢脱一点的文风呢?

凉某人:采访一下爆心地先生,你看到这张以前的照片的时候做何感想?

咔酱:西内!!!!!(BBBBB

突然想起几个月之前看到韩国大大的漫画

奴隶咔,然后来买奴隶劳动力的小久,发现这个奴隶是小胜,买了买了

想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