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糯糯

就是一条咸鱼啦

问你们一下哦,你们看my villain life的时候喜欢严肃黑暗压抑一些的风格吗?

能不能接受偶尔欢脱一点的文风呢?

凉某人:采访一下爆心地先生,你看到这张以前的照片的时候做何感想?

咔酱:西内!!!!!(BBBBB

突然想起几个月之前看到韩国大大的漫画

奴隶咔,然后来买奴隶劳动力的小久,发现这个奴隶是小胜,买了买了

想写

废话不多说,高三长弧
偶尔诈尸
但我绝对不会弃坑

一个人设·目前可公开情报
在第六章出现的“杏”
敌人名:杏
个性:再生 可以用血液创造生体器官,创造的生体越大,所需要的血液越多
敌联盟的治愈角色
外形看上去像女孩子,但其实是男孩子

MY VILLAIN LIFE 6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Episode6·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【1】

绿谷出久遇到敌联盟以来有一周,敌联盟多多少少也招揽到了一些人,虽然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喽啰,但是也有个别能派上用场的,比如之前就靠一个人的关系得到了绿谷出久先前要求的东西,确认过一遍后,黑雾开启传送,向绿谷出久的家走通。刚踏进一步,一股炸药的味道和垃圾的味道便扑面而来,他不得不感叹一下这个脏乱不堪的房间:满地的垃圾、碎屑,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打扫了。
黑雾放下手中的东西,打开手边的门,是与外面不同的,一个整洁的房间,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但绿谷人不在这里,他把门关上。他打开另一个房间时,看到了比外面更脏乱的房间,而绿谷出久正倒在地板上,双臂已经开始发黑,手边掉着一个针筒和一个空掉的药品瓶。黑雾拿起药瓶,标签上写着“硝酸甘油”。
“这家伙,不会是把硝酸甘油打进了身体了?!”意识到这一事实的黑雾,他没有时间多加考虑,把他带回了基地。
“杏!正好你在这,快帮帮忙!”黑雾把绿谷放在地上,向坐在吧台前的人招了招手,“这孩子需要治疗,双臂已经接近坏死了,恐怕会危及性命!”
那个被叫做“杏”的人晃了晃手里的玻璃杯,斜着身子笑道:“怎么怎么?我没听错吧?救人?敌联盟也开始救人性命了?这是要完了嘛?”
“不要开玩笑了,这孩子对我们而言也是相当重要的人,他死了对我们的损失也很大!”
“好吧好吧,我看看吼哈”杏不紧不慢地走向绿谷,蹲在地上试探他的情况。此时的绿谷虽然还有心跳,但呼吸微弱,嘴唇发白,两条手臂坏死。看到这个状态的绿谷,他开始抱怨起来:“这小鬼干了什么啊?!要死,这是打了什么东西进胳膊啊?啊啊——这样两条手臂只能断掉了,这样再生起来很费劲好嘛……”
他抽出包里的手术刀,针筒之类的手术工具,用手术刀划开手臂,里面涌出发黑的血液,杏骂了一句,手起刀落,截掉了绿谷出久的手臂,流出的鲜血在手臂的断面上开始交织缠绕,最后变成了一条完好的手臂,接在了断面上……
结束了两条手臂的修复工作后,杏长呼一口气,用衣服擦了擦汗,咂舌:“这个死小鬼最好能有点什么用,费了我这么大的劲才修好的!”说罢,杏起身离开酒吧,狠狠的摔上了门。
“吵死了……”旁边的死柄木弔翘着小拇指玩着手上的扑克牌,也不忘抱怨一句。
“死柄木弔,我要把绿谷送回去,过一会儿回来。说不定我们能借机让他加……”
“啊啊—!随你便了!赶紧去!”黑雾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死柄木粗暴地打断了。
黑雾把绿谷出久送回了那间脏乱的公寓,自己则在房间里观察者。绿谷晕倒着的那个房间里墙上有很多什么东西被撕下的痕迹,然后旁边有贴着很多图纸和便利签,有几张便利签格外的扎眼,密密麻麻的写着“小胜”的字样。桌子上凌乱地铺着一堆纸,全是画了一遍又一遍,一张又一张的地图,每一张上的内容都详细的令人吃惊,就连哪个小巷子里放着个垃圾桶都标明了。还有几张图上面则是用红笔标记了几个星号。
书架上摞了一些笔记本,黑雾抽出其中一本,笔记本的封面上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:“为了将来的英雄分析No.13”。翻开内页,里面把每一个英雄的情报都写得满满当当:个性、经历、性格、优势、弱点、战斗风格、习惯等等,记录的十分详细,旁边还画着每个英雄的战斗服。在黑雾翻阅笔记本的时候从中间滑落出一张纸片,是一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,看起来与绿谷差不多大的年纪,猩红色的眼眸盯着镜头。背面上写着“小胜”两字。
黑雾走进另一个房间,就是那个干净的房间,没有人生活的感觉。房间里摆着一个神龛,上面放着一个女人的照片,和绿谷长得有七八分像,灿烂的笑着。黑雾立马明白了,“绿谷出久的母亲去世了”这一事实。

绿谷出久醒过来的时候,明龙中看到一个黑影,他慌了,想伸手去抽出匕首,但是手臂却没了知觉。他向后退了退,好容易看清眼前的人是谁。
“什么啊,黑雾先生,不要吓我嘛。”绿谷出久笑了笑,转而开口问道,“我的胳膊怎么了?怎么没有知觉了?”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,你干嘛要往胳膊里大硝酸甘油啊……”黑雾叹口气,继续说道:“唉…算了,姑且去基地里,帮你去问问杏吧,是他帮你修复的手臂。”
这次是绿谷出久第二次踏进这个小地方,里面明显多出来一些人,当然,看起来都不怎么面善。而此时,杏也回来了,斜着身子已在沙发上,用冰袋敷着额头看见绿谷,不耐烦地咂了下舌头:“啧,这么快就能动了吗,真扛造。”但绿谷对他的不耐烦并没有在意,依旧是标准的漂亮的台面笑容,走到杏面前,鞠了一躬:“刚刚听黑雾先生说了。是您帮我复原了手臂,我再次对你表示感谢。”
“哼?还算懂点礼仪嘛,小鬼。”杏瞥了一眼绿谷出久。
“我不是小鬼,我叫绿谷出久。今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话毕,绿谷转身走向死柄木弔开口问道:“死柄木先生,请让我也加入敌联盟吧!”
此时的死柄木正翘着小拇指在跟什么人打电话,听到他突然来这么一句话,瞪了他一眼:“哈?开什么玩笑?之前还不是很嚣张的说不是我们的同伴吗?不要,给我回去。”就这么冷冷地甩了他一句。
“拜托你了,死柄木先生,最近你们不是在招揽人手嘛,那一定是要展开什么行动了吧?那就让我帮忙嘛,虽然这话我自己说有点那样,但是我脑子很好使的哦,一定可以帮到你的。”绿谷出久死死盯着死柄木,那种眼神盯得他有点发毛,但是他又从绿谷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别的东西。
“哈哈哈,真是个自大的小鬼,好啊,我很中意你的那个眼神,明显已经是个完美的敌人了不是吗?”死柄木笑了,对着电话那头问道:“老师,可以让这家伙加入吧?”
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:“当然了,弔,他将会成为你可靠的伙伴吧。开下免提,我有话要跟他讲。”
“来吧,绿谷出久,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”【1】



【1】「こいよ、緑谷出久!ここは、君のヴィランライフだ」来吧,绿谷出久,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
动画原句:「こいよ、緑谷少年。ここは、君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だ!」来吧,绿谷少年,这里,正是你的英雄学院!


凉某人的碎碎念:
看到没有!凉某人说爆更就爆更!晚上放学我再放人设!

MY VILLAIN LIFE 5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【绿谷出久视角】

Episode5·交易


    如我所料,那个男人的个性是传送系的,穿过他的身体,我来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前,黑雾打开门示意我进去,我踏进屋内,里面是一个酒吧里面是一个酒吧,吧台前坐着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,不知用了什么原理,把一只手固定在自己的脸上,他正用扑克牌堆塔。就在我纳闷这个人到底能不能看清前面的时候,他开口了。

    “黑雾?那家伙是什么人?”声音懒洋洋的,但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   “姑且算是新的同伴吧。”黑雾径自走向吧台,“之前偶然见过他,观察过一段时间,能力是实打实的。”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被监视了,这让我对这个男人的警惕不仅多了一层。

    “观察?这我可没听说啊。”我靠在门边做出游刃有余的样子,盯着两人。“而且我也没说过要加入吧,我说的只是合作一下。”

    “是这样吗,那还真是有些遗憾。不过你可以在考虑一下,毕竟像你这样精通技术的人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黑雾叹了口气,继续擦起了他的杯子。

    既然你们有你们的利用价值,我有我的目的,那为什么不趁此机会,好好利用一下你们呢?

   “啊,对了对了,说到合作嘛,我最近啊,有个很想要的东西呢,就唯独这个有点难搞呢。然后呢。”我走向吧台,脱下书包,“作为见面礼,给你们这些。你们大概用得到哦!”把书包里面的东西倒出来。

    “这些小一些的球体是闪光弹,大一些的是烟雾弹,里面有催泪瓦斯,要小心哦。还有这个,因为材料的原因,目前只做出来一个,噪音弹。还有最后的这个,就是比较小型的压缩炸弹,启动之后三秒钟就会马上爆炸,做了四个。这些你们那这应该会有用,送给你们了!”本来这些只是带在身上准备逃跑用的,没想到能在这时候派上用场,借这个机会,就请你们帮助我实现愿望啦!

    “哼,小鬼,想拿这些掩人耳目却没什么攻击力的东西糊弄我吗?然后让我给你好处?”吧台上的那个人不屑地从嗓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   “死柄木弔,他也算是我们的第一个合作伙伴,还是珍惜一点为好。”我礼貌地笑了笑,抽出一张纸片,在上面写上了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,递到那个被称作死柄木弔的男人面前:“那就拜托你们了~”

    婉拒了黑雾要送我回去的邀请后,我离开了酒吧,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快亮了,本来是一间小小的、温馨的公寓,现在是凌乱不堪,地上全是泡面的包装,还有一些研究时的失败品,乱七八糟。自己的房间里也完全变了样,贴了满墙的海报被撕下,房间里堆满了瓶瓶罐罐,还有一些紧急用的药品和绷带。但是只有一个地方还像以前一样——妈妈的房间,和妈妈还在的时候一样,我每天都有在打扫哦,唯一不同的就是神龛上放着一个相框,里面是已逝之人的照片。

    失去梦想,失去母亲,失去容身之处,最重要的东西被一一剥夺,被小胜救下了这条毫无意义的性命的的我,是只属于小胜的。我想成为他,吸引他的注意,成为他的对手,夺走他的生命,被他夺走生命。他死前会不会喊着我的名字?他的人生中又有多少是被我染上的颜色?我爱他,但无法亲吻他,拥抱他,也无法被他拥抱,无法成为他的恋人。因为从那一天开始,我们就注定背道而驰,而在一次相遇的时候,就是相互厮杀的敌人了。

    我躺在曾属于妈妈的房间的地板上,望着天花板,眼前还不断浮现出幼年时他的那张笑脸,充满了自信、向往英雄的表情。漂亮的红色双眸从不会向后看,只是一直注视着前方。想起他刚觉醒个性的时候手心里炸出的小小的烟花,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,那之中当然也有我。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,大概是中午了吧,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一切都如同虚幻一般。身上的伤还有些隐隐作痛。从今往后要成为敌人了,要让小胜那双眼睛一直,一——直注视着我!

    为了不让你百无聊赖,那我便与你对立而为吧,小胜。【1】




【1】退屈させないように,

为了不让你百无聊赖,

対立させなくちゃね,

那我便与你对立而为吧。 ——《懺悔録》黒木渚


———

凉某人碎碎念:

   凉某人最近高三啊,真的很多作业,拼命挤时间写这个,其实这个已经写到第七章了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录入,所以推迟了很久,但没关系,这周,凉某人休息两天,爆更!

   下一章有新角色哦!下一章有新角色哦!关于新角色的资料,一会儿会公开!

七夕快乐!【胜出】

赶在七夕之前打出来的,可能有点沙雕
(后天就要上学了然而我现在作业还有一半没写完,难过


“小胜……”绿谷出久懒洋洋地趴在床上刷着手机屏幕,晃悠着两条腿。
“啊??干嘛?”爆豪胜己坐在电脑桌前没好气的答道。
“小胜~”绿谷似乎并不畏惧爆豪那凶巴巴的语气。
“所以说干嘛啊?有屁快放!”爆豪胜己猛地一转身,怒视着似乎在耍自己玩儿的家伙。
“小胜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绿谷出久嘟起嘴,依旧晃着两条白净修长的腿。
“啊?我怎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又不是你生日。”
“倒也确实不是我的生日啦……是七夕节啦。”
“哈?七夕节?就是那个把愿望写在纸签上,挂到竹子上的那个?”爆豪转笔的手停下了动作,用笔尖点了点桌子。
“嗯……是…但也不是,小胜你说的太简单了啦。”绿谷泄了气一般,两条腿重重的摔到床上,上身的背心被微微掀起来,露出了结实的腰线。
“哦?那你到是说说还有什么啊?臭书呆子。”爆豪胜己饶有兴致的盯着趴在床上摊成一坨的家伙,毫无戒心的暴露在自己眼前。
“嗯……不知道诶,不过就像是情人节一样的?”此时绿谷还不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炙热地盯着他,又开始晃起了双腿。
突然床向下沉了沉,爆豪按住了绿谷正在玩手机的手,撑在他身上,俯下身贴在他耳朵边小声地说:“那就是想像情人节一样的过呗?”
瞬间,绿谷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,谁知道魔鬼一样的小胜要干嘛,他索性把脸埋进被子里,不想让爆豪看见自己的脸。听到撑在身上的人哼笑了一声,便松开了他。
“快起来穿衣服!臭书呆子!”然后就是身旁传来一声咆哮。
绿谷出久还没反应过来,便愣愣地问道:“嗯?要出门吗?”
“不是你说的什么鬼七夕节吗?出门!”爆豪头也不回,一边吼一边换上了衣服。
绿谷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笑容逐渐出现,疯狂地扑到了爆豪身上,“小胜!!”
“呜哇,重死了你个臭书呆子,放手啊!炸飞你哦!你个混蛋!”爆豪因为这突然压上来的重量差点失去了重心。而挂在他身上的绿谷却依旧傻笑着,嘴里喊着“小胜,小胜”。
两个人出了门,手牵着手。
“小胜我们去挂纸签好不好!”
“呿,随你的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