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糯糯

就是一条咸鱼啦

废话不多说,高三长弧
偶尔诈尸
但我绝对不会弃坑

一个人设·目前可公开情报
在第六章出现的“杏”
敌人名:杏
个性:再生 可以用血液创造生体器官,创造的生体越大,所需要的血液越多
敌联盟的治愈角色
外形看上去像女孩子,但其实是男孩子

MY VILLAIN LIFE 6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Episode6·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【1】

绿谷出久遇到敌联盟以来有一周,敌联盟多多少少也招揽到了一些人,虽然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喽啰,但是也有个别能派上用场的,比如之前就靠一个人的关系得到了绿谷出久先前要求的东西,确认过一遍后,黑雾开启传送,向绿谷出久的家走通。刚踏进一步,一股炸药的味道和垃圾的味道便扑面而来,他不得不感叹一下这个脏乱不堪的房间:满地的垃圾、碎屑,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打扫了。
黑雾放下手中的东西,打开手边的门,是与外面不同的,一个整洁的房间,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但绿谷人不在这里,他把门关上。他打开另一个房间时,看到了比外面更脏乱的房间,而绿谷出久正倒在地板上,双臂已经开始发黑,手边掉着一个针筒和一个空掉的药品瓶。黑雾拿起药瓶,标签上写着“硝酸甘油”。
“这家伙,不会是把硝酸甘油打进了身体了?!”意识到这一事实的黑雾,他没有时间多加考虑,把他带回了基地。
“杏!正好你在这,快帮帮忙!”黑雾把绿谷放在地上,向坐在吧台前的人招了招手,“这孩子需要治疗,双臂已经接近坏死了,恐怕会危及性命!”
那个被叫做“杏”的人晃了晃手里的玻璃杯,斜着身子笑道:“怎么怎么?我没听错吧?救人?敌联盟也开始救人性命了?这是要完了嘛?”
“不要开玩笑了,这孩子对我们而言也是相当重要的人,他死了对我们的损失也很大!”
“好吧好吧,我看看吼哈”杏不紧不慢地走向绿谷,蹲在地上试探他的情况。此时的绿谷虽然还有心跳,但呼吸微弱,嘴唇发白,两条手臂坏死。看到这个状态的绿谷,他开始抱怨起来:“这小鬼干了什么啊?!要死,这是打了什么东西进胳膊啊?啊啊——这样两条手臂只能断掉了,这样再生起来很费劲好嘛……”
他抽出包里的手术刀,针筒之类的手术工具,用手术刀划开手臂,里面涌出发黑的血液,杏骂了一句,手起刀落,截掉了绿谷出久的手臂,流出的鲜血在手臂的断面上开始交织缠绕,最后变成了一条完好的手臂,接在了断面上……
结束了两条手臂的修复工作后,杏长呼一口气,用衣服擦了擦汗,咂舌:“这个死小鬼最好能有点什么用,费了我这么大的劲才修好的!”说罢,杏起身离开酒吧,狠狠的摔上了门。
“吵死了……”旁边的死柄木弔翘着小拇指玩着手上的扑克牌,也不忘抱怨一句。
“死柄木弔,我要把绿谷送回去,过一会儿回来。说不定我们能借机让他加……”
“啊啊—!随你便了!赶紧去!”黑雾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死柄木粗暴地打断了。
黑雾把绿谷出久送回了那间脏乱的公寓,自己则在房间里观察者。绿谷晕倒着的那个房间里墙上有很多什么东西被撕下的痕迹,然后旁边有贴着很多图纸和便利签,有几张便利签格外的扎眼,密密麻麻的写着“小胜”的字样。桌子上凌乱地铺着一堆纸,全是画了一遍又一遍,一张又一张的地图,每一张上的内容都详细的令人吃惊,就连哪个小巷子里放着个垃圾桶都标明了。还有几张图上面则是用红笔标记了几个星号。
书架上摞了一些笔记本,黑雾抽出其中一本,笔记本的封面上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:“为了将来的英雄分析No.13”。翻开内页,里面把每一个英雄的情报都写得满满当当:个性、经历、性格、优势、弱点、战斗风格、习惯等等,记录的十分详细,旁边还画着每个英雄的战斗服。在黑雾翻阅笔记本的时候从中间滑落出一张纸片,是一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,看起来与绿谷差不多大的年纪,猩红色的眼眸盯着镜头。背面上写着“小胜”两字。
黑雾走进另一个房间,就是那个干净的房间,没有人生活的感觉。房间里摆着一个神龛,上面放着一个女人的照片,和绿谷长得有七八分像,灿烂的笑着。黑雾立马明白了,“绿谷出久的母亲去世了”这一事实。

绿谷出久醒过来的时候,明龙中看到一个黑影,他慌了,想伸手去抽出匕首,但是手臂却没了知觉。他向后退了退,好容易看清眼前的人是谁。
“什么啊,黑雾先生,不要吓我嘛。”绿谷出久笑了笑,转而开口问道,“我的胳膊怎么了?怎么没有知觉了?”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,你干嘛要往胳膊里大硝酸甘油啊……”黑雾叹口气,继续说道:“唉…算了,姑且去基地里,帮你去问问杏吧,是他帮你修复的手臂。”
这次是绿谷出久第二次踏进这个小地方,里面明显多出来一些人,当然,看起来都不怎么面善。而此时,杏也回来了,斜着身子已在沙发上,用冰袋敷着额头看见绿谷,不耐烦地咂了下舌头:“啧,这么快就能动了吗,真扛造。”但绿谷对他的不耐烦并没有在意,依旧是标准的漂亮的台面笑容,走到杏面前,鞠了一躬:“刚刚听黑雾先生说了。是您帮我复原了手臂,我再次对你表示感谢。”
“哼?还算懂点礼仪嘛,小鬼。”杏瞥了一眼绿谷出久。
“我不是小鬼,我叫绿谷出久。今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话毕,绿谷转身走向死柄木弔开口问道:“死柄木先生,请让我也加入敌联盟吧!”
此时的死柄木正翘着小拇指在跟什么人打电话,听到他突然来这么一句话,瞪了他一眼:“哈?开什么玩笑?之前还不是很嚣张的说不是我们的同伴吗?不要,给我回去。”就这么冷冷地甩了他一句。
“拜托你了,死柄木先生,最近你们不是在招揽人手嘛,那一定是要展开什么行动了吧?那就让我帮忙嘛,虽然这话我自己说有点那样,但是我脑子很好使的哦,一定可以帮到你的。”绿谷出久死死盯着死柄木,那种眼神盯得他有点发毛,但是他又从绿谷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别的东西。
“哈哈哈,真是个自大的小鬼,好啊,我很中意你的那个眼神,明显已经是个完美的敌人了不是吗?”死柄木笑了,对着电话那头问道:“老师,可以让这家伙加入吧?”
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:“当然了,弔,他将会成为你可靠的伙伴吧。开下免提,我有话要跟他讲。”
“来吧,绿谷出久,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”【1】



【1】「こいよ、緑谷出久!ここは、君のヴィランライフだ」来吧,绿谷出久,从这里开始,就是你的敌人生涯了!
动画原句:「こいよ、緑谷少年。ここは、君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だ!」来吧,绿谷少年,这里,正是你的英雄学院!


凉某人的碎碎念:
看到没有!凉某人说爆更就爆更!晚上放学我再放人设!

MY VILLAIN LIFE 5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【绿谷出久视角】

Episode5·交易


    如我所料,那个男人的个性是传送系的,穿过他的身体,我来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前,黑雾打开门示意我进去,我踏进屋内,里面是一个酒吧里面是一个酒吧,吧台前坐着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,不知用了什么原理,把一只手固定在自己的脸上,他正用扑克牌堆塔。就在我纳闷这个人到底能不能看清前面的时候,他开口了。

    “黑雾?那家伙是什么人?”声音懒洋洋的,但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   “姑且算是新的同伴吧。”黑雾径自走向吧台,“之前偶然见过他,观察过一段时间,能力是实打实的。”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被监视了,这让我对这个男人的警惕不仅多了一层。

    “观察?这我可没听说啊。”我靠在门边做出游刃有余的样子,盯着两人。“而且我也没说过要加入吧,我说的只是合作一下。”

    “是这样吗,那还真是有些遗憾。不过你可以在考虑一下,毕竟像你这样精通技术的人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黑雾叹了口气,继续擦起了他的杯子。

    既然你们有你们的利用价值,我有我的目的,那为什么不趁此机会,好好利用一下你们呢?

   “啊,对了对了,说到合作嘛,我最近啊,有个很想要的东西呢,就唯独这个有点难搞呢。然后呢。”我走向吧台,脱下书包,“作为见面礼,给你们这些。你们大概用得到哦!”把书包里面的东西倒出来。

    “这些小一些的球体是闪光弹,大一些的是烟雾弹,里面有催泪瓦斯,要小心哦。还有这个,因为材料的原因,目前只做出来一个,噪音弹。还有最后的这个,就是比较小型的压缩炸弹,启动之后三秒钟就会马上爆炸,做了四个。这些你们那这应该会有用,送给你们了!”本来这些只是带在身上准备逃跑用的,没想到能在这时候派上用场,借这个机会,就请你们帮助我实现愿望啦!

    “哼,小鬼,想拿这些掩人耳目却没什么攻击力的东西糊弄我吗?然后让我给你好处?”吧台上的那个人不屑地从嗓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   “死柄木弔,他也算是我们的第一个合作伙伴,还是珍惜一点为好。”我礼貌地笑了笑,抽出一张纸片,在上面写上了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,递到那个被称作死柄木弔的男人面前:“那就拜托你们了~”

    婉拒了黑雾要送我回去的邀请后,我离开了酒吧,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快亮了,本来是一间小小的、温馨的公寓,现在是凌乱不堪,地上全是泡面的包装,还有一些研究时的失败品,乱七八糟。自己的房间里也完全变了样,贴了满墙的海报被撕下,房间里堆满了瓶瓶罐罐,还有一些紧急用的药品和绷带。但是只有一个地方还像以前一样——妈妈的房间,和妈妈还在的时候一样,我每天都有在打扫哦,唯一不同的就是神龛上放着一个相框,里面是已逝之人的照片。

    失去梦想,失去母亲,失去容身之处,最重要的东西被一一剥夺,被小胜救下了这条毫无意义的性命的的我,是只属于小胜的。我想成为他,吸引他的注意,成为他的对手,夺走他的生命,被他夺走生命。他死前会不会喊着我的名字?他的人生中又有多少是被我染上的颜色?我爱他,但无法亲吻他,拥抱他,也无法被他拥抱,无法成为他的恋人。因为从那一天开始,我们就注定背道而驰,而在一次相遇的时候,就是相互厮杀的敌人了。

    我躺在曾属于妈妈的房间的地板上,望着天花板,眼前还不断浮现出幼年时他的那张笑脸,充满了自信、向往英雄的表情。漂亮的红色双眸从不会向后看,只是一直注视着前方。想起他刚觉醒个性的时候手心里炸出的小小的烟花,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,那之中当然也有我。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,大概是中午了吧,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一切都如同虚幻一般。身上的伤还有些隐隐作痛。从今往后要成为敌人了,要让小胜那双眼睛一直,一——直注视着我!

    为了不让你百无聊赖,那我便与你对立而为吧,小胜。【1】




【1】退屈させないように,

为了不让你百无聊赖,

対立させなくちゃね,

那我便与你对立而为吧。 ——《懺悔録》黒木渚


———

凉某人碎碎念:

   凉某人最近高三啊,真的很多作业,拼命挤时间写这个,其实这个已经写到第七章了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录入,所以推迟了很久,但没关系,这周,凉某人休息两天,爆更!

   下一章有新角色哦!下一章有新角色哦!关于新角色的资料,一会儿会公开!

七夕快乐!【胜出】

赶在七夕之前打出来的,可能有点沙雕
(后天就要上学了然而我现在作业还有一半没写完,难过


“小胜……”绿谷出久懒洋洋地趴在床上刷着手机屏幕,晃悠着两条腿。
“啊??干嘛?”爆豪胜己坐在电脑桌前没好气的答道。
“小胜~”绿谷似乎并不畏惧爆豪那凶巴巴的语气。
“所以说干嘛啊?有屁快放!”爆豪胜己猛地一转身,怒视着似乎在耍自己玩儿的家伙。
“小胜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绿谷出久嘟起嘴,依旧晃着两条白净修长的腿。
“啊?我怎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又不是你生日。”
“倒也确实不是我的生日啦……是七夕节啦。”
“哈?七夕节?就是那个把愿望写在纸签上,挂到竹子上的那个?”爆豪转笔的手停下了动作,用笔尖点了点桌子。
“嗯……是…但也不是,小胜你说的太简单了啦。”绿谷泄了气一般,两条腿重重的摔到床上,上身的背心被微微掀起来,露出了结实的腰线。
“哦?那你到是说说还有什么啊?臭书呆子。”爆豪胜己饶有兴致的盯着趴在床上摊成一坨的家伙,毫无戒心的暴露在自己眼前。
“嗯……不知道诶,不过就像是情人节一样的?”此时绿谷还不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炙热地盯着他,又开始晃起了双腿。
突然床向下沉了沉,爆豪按住了绿谷正在玩手机的手,撑在他身上,俯下身贴在他耳朵边小声地说:“那就是想像情人节一样的过呗?”
瞬间,绿谷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,谁知道魔鬼一样的小胜要干嘛,他索性把脸埋进被子里,不想让爆豪看见自己的脸。听到撑在身上的人哼笑了一声,便松开了他。
“快起来穿衣服!臭书呆子!”然后就是身旁传来一声咆哮。
绿谷出久还没反应过来,便愣愣地问道:“嗯?要出门吗?”
“不是你说的什么鬼七夕节吗?出门!”爆豪头也不回,一边吼一边换上了衣服。
绿谷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笑容逐渐出现,疯狂地扑到了爆豪身上,“小胜!!”
“呜哇,重死了你个臭书呆子,放手啊!炸飞你哦!你个混蛋!”爆豪因为这突然压上来的重量差点失去了重心。而挂在他身上的绿谷却依旧傻笑着,嘴里喊着“小胜,小胜”。
两个人出了门,手牵着手。
“小胜我们去挂纸签好不好!”
“呿,随你的便了。”

MY VILLAIN LIFE4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
⚠️因为是黑久前提的胜出,所以很虐,请谨慎哦

文风可能会有不适感,请注意

心理描写偏多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pisode4·蜕变吧!Deku!

绿谷自杀失败后,就从爆豪胜己的世界里消失了。而那天绿谷出久的眼神却让他难以释怀,那对世界都失去了期待的眼睛里闪着黑色的光,刺眼又令人绝望。爆豪胜己很讨厌他,讨厌他无论被多么过分的对待,仍会笑嘻嘻的凑上来的样子,就好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一样的那种从容,令自己厌恶的“宽容”。

而绿谷出久这一边,他从小就崇拜着爆豪胜己,他是比起自己的偶像“欧尔麦特”离自己更近的憧憬,在他眼里爆豪胜己就是相当于“胜利”本身的存在,耀眼、强大、从来不服输的性格,他的一切,就连带着他讨人厌的地方都让他喜爱。

自那天起,绿谷出久抱着对爆豪胜己的扭曲的执念,开始了疯狂的实验——研制炸弹。

“啊,看吧,又失败了,这是第几次?第几回了?”【1】第二十七回的失败,“真浪费,要得到这些材料可花了我不少心思。”绿谷出久收拾着残渣,自嘲的笑了起来。过程是十分艰难的,只能用自己十几年来积攒的知识、自己的分析能力和不断的尝试来制造,这个过程中他依然保持着记笔记的习惯,每一次的材料、分量、公式都记录在笔记本上,即便是失败也会一字不差地记录在上面。

炸弹碎片划破他的手臂,手臂上缠着的绷带被染红,露出了一块烧伤留下的疤,想要掩盖,此时却赫然浮现在眼前【2】。危险的实验,让他遍体鳞伤,眼睛下面还挂上了两个深深的黑眼圈,尽显疲惫。那双红色的鞋子因为太显眼,而被绿谷放到了鞋柜的最深处,积满了灰尘。这一切都表明着,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阳光积极的小男孩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被黑暗侵蚀的人偶(Deku)。

深夜的十二点,绿谷出久在河边的空地上开始了他第二阶段的实验。

他将炸弹放在一处,后退几步启动了炸弹。随着一声巨响,空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半人深的坑。他趴在地上,在笔记本记录着一串串的数据,嘴里还不停念着:“范围和面积不大,但强度达标,烟雾浓度低,不适合用来做障眼法……”突然他猛地一抬头,向身后掷出一个小型炸弹,启动,然而本该在身后响起的爆炸声却在河面上响起。

“谁?!”出现了失误吗?不对,难道是个性?是传送系的个性吗?

“哦?还真是敏锐呢。野兽的直觉嘛?”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,对绿谷出久的反应速度表示惊讶,绿谷出久怒视着这位不速之客,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不是什么善茬。

“你是谁?在这里做什么!”绿谷对着那人吼道,在身后偷偷抽出了一把小小的匕首。

“我名叫黑雾,本来是来散散步的,没想到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人。”

“有趣?别开玩笑了,在这种时间,在这种地方晃悠的,只能是一些危险人物了吧。”

“那些东西是你自己做的吗?”名叫黑雾的男人慢慢走近,开口转移话题。绿谷盯着黑雾,点了点头。

“真是优秀的才能,你的名字,可以告诉我吗?”

“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的理由吧。”

“也是,那么我换个说法吧,少年,我们需要你的才能,想让你加入我们。”

“加入你们?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?”

“是的,来历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那份才能,加入敌联盟,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,设备、经费、材料,还有人脉。怎么样,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黑雾伸出了右手。

“人脉?”是的,我当然知道现在自己一个人研究这些破铜烂铁很费神,也知道单凭我自己的力量,根本没法掌握小胜的情况,所以对方给出的条件还是很诱人的,说不定眼下拒绝的话,只会对我不利。这里还应该是先探探情况,既然他说了他们需要我,那么暂时还不会对我动粗。

“好吧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我不妨试一试,与你合作。”绿谷伸出手,握住了他的手,“我的名字,叫绿谷出久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到这里,小天使已经半个脚踏进敌联盟了呢,好期待小天使后期的活跃呀。

【1】失败作少女:「あーほら、また間違えて、ゴレって何度、何回目?」

【2】失败作少女:「ねえ ほら、塞いでたって、ぽっかり浮き出る傷跡」

呜哇,吓我一跳,好久没开老福特,今天一开好多小心心和小手手,很开心!谢谢大家支持

MY VILLAIN LIFE 3

※人物设定来自UP主Nakazawaゆき的手书合集:AV22991598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 

上一篇的时间线跳跃到了爆豪他们毕业、成为英雄两年后两人的再会再会,然后从本篇开始就会回到折寺时期,继续讲这五年间绿谷的故事。


⚠️因为是黑久,所以难免会虐,请谨慎哦

⚠️本篇是【绿谷出久】的第一人称视角   以上没问题的人请往下看正篇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Episode3 走向终结的开始

    我是绿谷初久,是这个时代里十分少见的无个性者,我依然对自己的梦想抱着希望,但是上个月我遇到了敌人,也遇到了我崇拜的英雄欧尔麦特,我不得不放弃那飘渺的梦想。

     我总会想起小时候母亲哭着对我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出久……”现在已经没事了,只要能幸福的生活下去,这样妈妈可能不会那么难过了吧?是啊,平凡的活下去不就好了吗?可是我连这个资格都被无情地剥夺了。

    那场事故是我人生转折点,也是我堕入黑暗的开始。

    淤泥事件第三天,我去医院看望小胜,我进入病房的时候,他总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休息。听医生说,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不愧是小胜,恢复很快,我把买来的慰问品放在床头柜上,静静的看着睡着的小胜,虽然平时一副很可怕的表情,但睡着的小胜很好看。

    “那,我就先走了,之后再来看你。”我拿起地上的书包,离开了小胜的病房。

    淤泥事件过后四天,小胜回到了学校,再度成为了引人注目的焦点,我依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石子,但是从那天起小胜再也没有来找过我的麻烦,每次他也只是不见视而不见,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,至少……我们两个着实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想通了很多也看开了很多,至今为止,我做的努力无法改变现状,甚至还让小胜变成这样,我可能真的该放弃了,是啊,普通的生活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也没什么不好,嗯!要积极一点才像我的作风。

    淤泥时间后第六天,是周末,我和妈妈一起到百货超市购物。今天妈妈说要给我做我爱吃的猪排饭,突然大地颤动着,不远处传来了爆炸的巨响,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。本该是充满期待和欢笑的傍晚,在一瞬间灰飞烟灭。爆炸的声音越来越近,最终还是毁掉了这里。

    恢复意识的时候,周围是一片废墟,头还有些晕晕的,一股湿热的液体从额角留下。我艰难的爬起身子,拼命扒着身旁的石块,心中祈祷着妈妈千万不要有事。手被瓦砾划破,额角的血混着汗水和泪水沿着脸颊“啪嗒啪嗒”地落在地上。当我终于翻开那块残石时,映入眼帘的是妈妈的脸,我高兴的唤着妈妈,但是她却不愿睁开双眼。心脏被恐惧侵蚀。

    “呐,妈妈,快醒醒啊,睡在这种地方会感冒啊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一起回家吧妈妈,不是说好今晚做猪排饭吗?”

    “呐,快起来啊,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我嘶声裂肺的哭喊着,但是妈妈依旧紧闭双眼。

    从那天后,我的生活就变得痛苦不堪,每天回到家,迎接我的就只有黑暗和孤寂,每个夜晚都会被噩梦惊醒,眼底挂上了重重的黑眼圈。没人来救我,我什么都做不了,我救不了小胜,救不了妈妈,也救不了自己……为什么偏偏留下了什么都做不到的我在这个世界上?被嘲笑着,被抛弃。我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啊,是啊,我是个失败作啊!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已经没有了啊!

    淤泥事件后第九天,也是爆炸事件第三天,我,站在了天台上。“坚信自己来时一定能拥有「个性」,然后从屋顶上来个狗爬式一跃。”对吧?小胜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阻拦了我,他救下了我,伤了自己一条手臂。他救了我,也就是说他希望我活下去对吧?啊—至少还有小胜啊,小胜还没有抛弃我啊,我最爱的幼驯染,救了我,造就了我,那从此以后,我应该属于他了。我要回应他的期待才行啊!要让他看到我,承认我,可是,要怎么做……啊,对了!

    只要让自己变得像小胜一样厉害不就好了吗!


——————

长时间被绝望和痛苦吞噬的绿谷出久在失去最后的理智后,做出了疯狂的决定

——————正篇结束——————

凉某人的碎碎念:到这里为止小久已经彻底黑化了,接下来的剧情呢,就是真的要开始搞事了,说实在的,我本人脑子不太好使,不太会什么计划啊,策略啊什么的,笔下的角色比自己还要聪明还是有些难搞的,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的!还请各位期待接下来的剧情!感谢各位看到这里的朋友们

MY VILLAIN LIFE 2

【MHA/黑久/微胜出】

人物设定来自b站UP主@Nakazawa_Yuki 的手书合集,出久黑化设定和故事走向请移步查阅。


dokidoki////在会考期间肝出来的第二章(?)



【第二章·背道而驰】


“再见啦,不,永别啦,小胜!”爆豪胜己张张嘴,想叫喊,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,想迈开步子,却被人拉住了手臂,猛地一转头,刚刚那个跳下去的人却就站在身后,食指竖在唇间,嘴角微扬,眼中无光。惊慌下甩开那人的手,向后退了两步,接着又有人环住了他的脖子,用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语:“不要妨碍那孩子啊,小胜。”他想推开身后的人,却扑了个空。看到的是站在围栏外侧的绿谷出久,眼中不断的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:“救救我,小胜。”旁边站着与他一模一样的人。
围栏外侧的绿谷出久被推了下去,爆豪胜己冲到围栏边上,地面上空无一物。
“让我变成这样的,”爆豪胜己怒视着身旁和绿谷出久拥有相同样貌的人,却被他一句话噎住了,“不就是你吗,小胜?”
爆豪胜己被推了下去,那一瞬间,那人的脸变成了自己的脸,表情狰狞,狂傲的笑着。

爆豪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流了一身的冷汗,刚刚的梦还让爆豪心有余悸。那天自己明明救了他,他还活着。但那纵身一跃时的笑容令他揪心,也足以成为他的梦魇。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他,那件事以后就过去了五年。五年间经历的那些意外和波折,更让爆豪胜己意识到,自己即将踏上的是怎样的一条道路,眼前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。

他成为职业英雄的第二年,他和轰焦冻接到了一个有些棘手的任务:在东京发生的连续爆炸事件,都是在同一时间相距甚远的几处同时发生,但是奇怪的是,每一次爆炸都没有伤亡,每场爆炸就像经过极为精密的计算而实现的,这极有可能是组织性个性犯罪,而且有一个负责操控的“首脑”在其中。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出这个犯罪团伙,并缉拿归案。
在又一起爆炸发生后,两人赶到现场时,周围已然是一片废墟,可偏偏就在一个角落,端正的摆了一张桌子,在废墟中显得格外突兀,两人走向桌子,上面放着一封信,信封上写着:“致爆心地先生”,爆豪胜己看着有些火大,就仿佛自己被人小看了,本想炸毁那封信,却被焦冻拦下,让他拆开看看里面的内容。
爆豪胜己极不情愿地扯开信封,里面是印刷的文字:
亲爱的爆心地先生:
你成为职业英雄的两年间,你的每一次活跃我都看在眼里,听说你负责这个案件,我十分荣幸,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个小小的见面礼,希望你能喜欢。很期待与你相见的那一天。
信尾的署名上写着:“你的仰慕者——爆杀王”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图标。
爆豪胜己当即意识到事情不对,对焦冻吼道:“快躲开!半边混蛋!”接着便响起了一阵爆炸声,转眼间,整个街道都变得面目全非。多亏了有焦冻的冰障,爆豪胜己只受了一些擦伤。
“喂,爆心地,你没事吧?”
轰焦冻本以为他会气急败坏的对他喊“啊?!我怎么可能有事啊!你个半边混蛋!”但他只看到爆心地手里紧紧攥着那封信,低着头压着嗓子说了一句:“啊……没事。”
没事?怎么可能没事?事儿大了好吗?爆豪咬着牙在心里狠狠骂道。因为比起受伤,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在等着他。
“爆杀王”这个名字……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?

电线杆上的乌鸦盯着这片废墟,而与此同时,在一间阴暗的房间里,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人用手捂着双眼,借乌鸦的眼睛,看到了全过程。他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阿哈哈,爆心地……真是露出了有趣的表情呢。很期待与你的再次相遇哦,小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