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糯糯

就是一条咸鱼啦

灰色庭园 黑白组

CP:魔王x白神
人物OOC有
虽然莫名其妙的但是重点还是在后篇吧
甜饼




很久很久以前,这里是一个战火连连的世界。天使与恶魔之间的战争。战争持续了几百年几千年,甚至他们自己都忘记了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斗。
“神大人,神大人。”Etihw被天使长的声音吵醒了,“魔王的结界开始减弱了,已经不太稳定了。”Etihw低下头,轻轻开口:“可能过不了多久……”就要决战了吧。她抬起头对天使长苦笑了一下:“一切都会结束的吧。你先退下吧,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在天使长离开房间后,Etihw坐回椅子上,合上双眼的她并没有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。
“没想到你居然也变得如此大意了。”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白神,Kcalb脸上闪过一丝冷笑。她瞒着周围的人,自己的力量耗费的越来越多,结界的动摇让他有机可乘。
“如果直接这么杀了你,也未免太无趣了。”Etihw依旧睡的很沉,一缕头发落在额前,Kcalb挑起那缕头发,他愣了一下,随后便转身离开,渐渐消失。
正如白神所说,大战爆发了。这将是决战。
“真是许久未见啊,Kcalb。”Etihw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游刃有余,甚至带着一丝轻佻,“一直在黑暗里呆着的感觉如何呀?”Kcalb没有回话,只是抬眼看着浮在空中的Etihw。
“哼,是嘛。”Etihw笑了一声,却是生硬且毫无生机,眼底失去了光,“我也累了,也该结束这场闹剧了。”话毕,Etihw一挥袖:“进攻!!!”
霎时间,战火纷飞,天空都被染成了猩红色。Etihw召唤出的长枪,纷纷刺向Kcalb,身负重伤的Kcalb终是招架不住,他一咬牙,打算用仅剩的所有魔力,释放那个弑神的魔法,法阵启动,紫色的光映照着整个天空,他怒视着Etihw,却在与她对上眼神的一瞬间,看到了她眼中那不知是悲伤还是什么流过。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在Etihw房间里见到的,流着泪,梦呓着的Etihw,还有从她口中念出的自己的名字。
法阵消失,Kcalb倒在地上。
“杀了我吧。Etihw。”倒在神面前的魔王,是伤痕累累。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想让我动摇,然后趁机杀了我?”Etihw的声音颤抖着。“别开玩笑了!用那种卑鄙的手段!”
“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!你在嘲笑我对吧!”她有些歇斯底里,羞愤和不甘,与眼泪一同落下。“嘲笑着身为神,却爱上了宿敌的我!”
“Etihw,我……”Kcalb看着痛哭流涕的Etihw,有些不知所措。“对不起。”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,一切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。
“杀了你这种事,我根本做不到啊……”
“呐,Etihw,我有个提议。”Kcalb开口,“停止这种无意义的战争,我们和解吧。然后一起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吧。”
“和解……?”
“嗯,这样就再也不用战斗下去了。”
Etihw的泪扑簌扑簌的落下来,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后,放声大哭起来,战争也就此结束。

战争结束,天使与恶魔也开始试着共存,虽然刚开始总是有些困难的,但是逐渐地,这个灰色庭园,成为了一个美好的世界。Kcalb和Etihw生活在黑白城中,共同管理着世界,生活变得平淡又幸福了起来。
然后有一天……
“Eti—,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蛋糕啊?”Kcalb一脸焦急地冲进Etihw的房间,“明明就放在冰箱里了,回来就不见了……啊!我的蛋糕!”此时的Etihw正叉起最后一块蛋糕要往嘴里送:“啊?这是你的蛋糕吗?抱歉啦~因为放在冰箱里看起来很好吃就擅自吃掉啦~”
“啊啊—Wodahs给我做的蛋糕!明明我还很期待的!”
“哎呀抱歉啦~你看还有最后一块哦,给你吃嘛。”说着,Etihw就把蛋糕塞进了Kcalb嘴里。
“……好吃。”
“是吧?下回再让Wodahs做给你吃哦!”看着Kcalb好像没有在生气的表情,心里松了一口气:还好Kcalb好哄。
而此时在么门外听到了一切的我们的天使长Wodahs满头黑线地在心里狠狠地吐槽道:“你们两个完全是把我当成你们的保姆了吧!”看来家庭系的男人还真是不容易呀。

TBC

FLOWER DANCE

/冬巡文画的联文活动
/现代职工pa
/这一帮画手: @烟 
/下一棒文手:@社会主义鹤 




   法斯法菲莱特也不知道自己对安特库琪赛特是怎样的感觉,憧憬?尊敬?好像也不止那么简单。
   春天到了。可是法斯的脖子上依旧围着那条米黄色的围巾,可能是因为初春还有一些寒意。安特库却依旧是一副单薄的穿着,看起来会很冷的样子。
   “前辈,那个…不会冷吗?”安特库转头看向法斯,正好对上了她薄荷色的眼睛。他甚至可以看见她眼中映出的自己的身影,纯粹得像个孩子一样。那天就是只双眼眸让自己觉得她会留在这里的吧。
   “你才是,鼻子都红了。”安特库伸手给法斯紧了紧围巾,再把她大衣的第一颗纽扣扣上,“现在还很冷,多穿一点。”明明你穿的也很少。法斯将这句话憋回了肚子里。她现在已经不只是鼻子有点红了。她将半张脸都埋进围巾里,弱弱的回答一句:“好的。”两个人继续在沉默中走着。路边的雪还没有化干净,有点脏脏的,树枝上已经开始生出了小小的绿色。
   春天到了。这是生长的季节,万物都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,有些可怕。
    “安特库前辈。”法斯开口打破了沉默,“谢谢你,今天能陪我一起来。”雪在融化。
    “也很谢谢你对我的照顾。”清风拂过。
    “能遇到安特库前辈,我真的心很的感觉我很幸运。”生命绽放。
    在冬日相遇的两人,在春日里相爱了。
    “那,明年也一起来吧。”安特库琪赛特的嘴角轻轻上扬,“春祭。”
    法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是眼中的光更明亮了一些,“好!”
    如果说法斯于安特库而言是象征着生命和活力的春天,那么对法斯而言,安特库则是冬天。不是冷酷无情的冬天,而是在冰雪的掩盖下,孕育着生命的,沉稳而又温柔的冬天。
   法斯法菲莱特不知道自己对安特库琪赛特是怎样的感觉。憧憬?敬仰?才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呢。应该是“爱”和“依赖”才对。嘘——现在还不是说破的时候,两人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明白彼此的感情的,静静的等待他们的绽放吧。明天,两人之间又会有新的故事。

啊哈~我的微博登不了了
原因是因为闲置太久让我重新登录
然而账号密码我还记得,可是我以前的手机号码已经注销了……
我kn@》%#*(jsk/【&……

我的家,已经彻底被毁了
再也回不去了
回不到以前那个虽然四散开来但很和睦幸福的家了

说来最近都没有怎么好好产粮(毕竟高二狗有点儿忙),但是还会有新的粉丝让我很惊喜,等到放假的时候一定会好好填坑!

放个非常非常非常
真的非常短的

看起来好像有些没条理
是在我失恋的时候 也是心情非常糟糕的时候写出来的
所以
慎入

赌博伤身,但是我就是要赌
然后画了第一只辉!

最近各种原因,明要停更一小段时间,sorry。大概再等个几天,可能连着第四章一起出

【律灵 年操 灵幻失明】

Chapter I


那一天我失去了视力,一瞬间,周围的声音不断的涌进来,就像是要在我的耳边炸开了一般,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,我只能从混乱中辨别出律哥哥的声音。
“不好意思,麻烦让开一下,我要送这孩子去医院,请不要再围着了!”他的声音听起来好着急,我被他抱起,感觉身体轻飘飘的,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留下来,流进口中,散出一阵腥味,应该是血了。但是也顾不得是从哪里流下的血了,意识开始模糊不清了。
我和律哥哥的邂逅,并不怎么值得宣扬,有些见不得光吧,我是被律哥哥买下来的,我在很小的时候被人掳走,和一群和我一样被掳来的孩子一起生活,每天生活无比乏味,环境条件也不怎么样,每个孩子在满了十四岁的时候,都要被套上漂亮的衣服,关进笼子里送到地下拍卖场去拍卖,如果被哪位有钱人看上了,那么就会被人用极其高昂的价格买走,如果没被看上,那就会受到处罚然后留到下一年的拍卖会。而我在第一年就被律哥哥买下了,也算是一种幸运了。
在我十一岁的时候,有个长相甜美的姐姐来看望我们,她是两年前被买走的,现在过着充裕的生活,穿着打扮也像极了贵族的大小姐,原本乱蓬蓬都头发也被梳理得漂漂亮亮垂在肩上,看着她那样美的模样,羡慕涌上心头,我偷偷问了她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她“扑哧”一声笑了一声,然后坏笑着偷偷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,那些字眼让我紧张得面红耳赤。那天整个晚上,我都没法好好入睡…然后,时间流逝,我终于迎来了自己14岁的拍卖会。
我被套上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化好妆,金色的长发从鬓角向后拢起,用蝴蝶结绑起来,垂在下面散开的头发上。我静静的坐在样式精致的鸟笼一样的白色笼子里,主持人一直在情绪高涨的介绍者那些女孩儿们,她们搔首弄姿,想吸引更多人的注意,谁都想离开这个地方,过上富足的生活,无论付出什么,但是就算被买走,也不一定会比这边更好不是吗。主持人终于叫到了我的名字,我站起身,提起裙摆欠身微微鞠了一躬,但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举动,表面形式上的微笑。
“灵幻新隆,今天拍卖现场最特别的孩子,而且是最美的…男孩子!”台下响起了惊呼声,本身面庞就长得比较精致,身骨也比较瘦小,从十一岁时开始蓄起的长发,论谁都会误会,“那么,这个可爱的小男孩,有没有人想得到他呢?那么,开始竞价!”
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,一个听起来有点上了年纪的声音响起,接着是富婆,还有还有…论占比的话,还是女性占的数量比较多吧。
“一百万!”突然爆出来的声音,虽然听起来很低沉,但是响彻了整个会场,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空气一下沉默了,就算在从前的拍卖会上,也从来没有人出过这样高的价格。但是接着一些自信而又不服输的声音开始加价。
“一百五十万!”
“两百万!”
“两..两百五十万!”
“五百万。”还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,这回没有人感再次加价了,论谁都不愿意为一个玩具付出这么大的代价。然后随着周围人羡慕嫉妒的眼神,我被这位年轻的先生从笼子里带出来,离开了会场。这也就说明,从今以后我就是隶属于这位先生的了。影山律先生。我坐在他的车上,偷偷抬眼瞥了他一眼,嗯,真的很年轻,而且很英俊。那个姐姐说的话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,心想,要是和这样的人的话,那可总比那些色老头好了不知多少倍。终于到了影山先生的家里,我被他带进了屋,整个房子大的让人感到有些空荡荡的,可能是因为影山先生自己一个人住的缘故吧,但是从今以后就要多一个奴隶了。跟着他来到一个房间,我带上门,把门反锁上。
“主动用你自己的身体去勾引他,他会觉得你很有用,会很喜欢你哦。”那个姐姐是这么说的。房间里没有开灯,黑暗包围着我,紧紧地扼着我的喉咙,但这样就够了,够了,这样我才能继续下去。“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,肮脏的交易,你把身体给他,他给你你想要的生活。”那个姐姐是这么说的,我将绑在腰上的蝴蝶结丝带拉开,将连衣裙胸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,有些款的的连衣裙滑落在地上,我走向她,他正忙着与别人打电话,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接近,我从背后轻轻的抱上了他的腰,他说话的声音顿了一下。
“大哥哥,要做吗?”故意将自己的嗓音掐到发甜,故意做出从容不迫的样子,但是心里早已乱成一团,恐惧,拒绝,甚至还有一点期待,都搅在一起,我的脚有些站不稳。他挂掉了电话。我心想:大概要开始了吧。
“你是叫新隆是吧?”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“其实你不想这样的对吧?你在发抖,很害怕吧?”他的声音很柔和,柔柔地舔过我的耳朵,他转过身,蹲下拉起我的手:“只要新隆你不想,我就不会对你做那样的事。”房间很黑,他应该看不到我红的快要滴血的脸。
“我是影山律,你可以叫我律哥哥,从今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一起生活了。”他轻轻的抱了抱我,用温暖的手拍了拍我的后背。我的手臂也环上了他的肩膀,他是我的依靠。

当我重新恢复意识时,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醒,因为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到,我试着发出声音,但是喉咙干得只能发出几个嘶哑的音节。但是我听到律哥哥的声音了。
“新隆!你醒了吗?啊,喉咙应该很干吧,我去给你倒点水。”我猜,我的眼睛应该是看不见了。我听到椅子被推开的声音,接着是水流的声音,我摸索着,碰到了他递给我的水杯,我接了过来,润了润嗓子,终于能开口说话了。
“律哥哥,我睡了多长时间?”
“...没事,只有一个下午。”
“律哥哥,我的眼睛是失明了吗?”没有回答。
“律哥哥,能把手给我吗?”看不见,黑暗,恐惧,无助...但是律哥哥的手的温度能让我冷静下来。他的手好凉,现在是秋天了吧,在我最后一次能看到世界的时候,我记得叶子已经开始红了。我用手摸索着他的身形轮廓,他的手臂,肩膀,被雨打湿的地方还没有干,再往上,他的脖颈,下巴,嘴唇,眼睛,头发。我搂住他的脖子,让他的脸和我贴得更近一些,嘴唇和嘴唇轻轻的磨蹭了一下,他条件反射似的缩了一下,但是马上又凑近了一些,温柔的亲吻着。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手臂还是抱在他身上的。
“谢谢你,律哥哥。”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哭,谢谢你把我心里的空洞填满。“我爱你,律哥哥。”比任何人都爱。

我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是不是很糟,但至少我再也看不到律哥哥的脸了,再也...在医院住了两个月,身体的状况稳定下来后,我出院了。
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,我和律哥哥睡在了一起,以前在打雷下雨的晚上,我会害怕的爬到律哥哥的床上和他一起睡觉,他会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,嘴里念着“乖孩子乖孩子,不会有事的...”他刚刚洗完澡,身上是沐浴露的味道,头发还没有干透。
【想确认他对我的爱】
【想要更多的爱】
“律哥哥,可以吻我吗?”手臂攀上他的肩膀,将身体贴近他的身体。
“可是你的身体刚好......”
“没关系哦,我想要律哥哥。”我主动凑上去吻了他,“呐,律哥哥,来做吧?”剩下的就都交给他了,他会很温柔的对我的。那天晚上,我把自己献给了律哥哥,毫无保留地。

“新隆,昨天晚上...很痛吗?看你哭得很厉害...”早上一起去散步的时候,他突然问道,“如果痛的话,果然以后还是...”
“没有很痛哦,律哥哥很温柔,昨晚很舒服哦。”我挽住他的手臂向他撒着娇,“而且,在床上被玩弄到哭什么的,不是很让人兴奋吗?”他叹了口气:“真是,你从那里学到的这种东西啊。”
“秘密哦~”